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奇小说网 > 其他 > 传奇冒险王 > 第三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得宝的经历

传奇冒险王 第三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得宝的经历

作者:随风又随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6-12 04:21:02 来源:品书网

不需要崔婷转告,那鬼魂已直接听到了路星辰的话,而且有了反应。 //

不但有了反应,而且那反应,在场的所有人可以感得到。

这真是太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之间的沟通,简直畅顺之至。

路星辰所听到的声音是:“你不必恶言相向,我绝不会怕你?!?/p>

崔婷和沈慕橙的神情,看来她们也听到了同样的话。但是接下来听到的话,却令人大是泄气,听到的是:“宝盒何在?”

这正是要问他的问题,他竟然问起来了!

崔婷一声娇叱:“正要问你,如何反倒问起我们来?”

那灵魂可能脾气甚大,也可能心情不好,被崔婷一问,竟然又没有了音讯。

崔婷又说了一些威吓的话,可是并没有作用。沈慕橙向崔婷使了一个眼色,道:“我们大家都需要找到那只宝盒,我先把我们为什么要把那宝盒找出来的原因告诉你,因为那盒子关系著两个人的失踪 ”

沈慕橙也真有耐心,她接著把宋文琳和司空翼两人失踪的情形,说了一遍,最后道:“最奇的是,那盒子也失踪了,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你能有点头绪吗?”

沈慕橙说得很是诚恳,对人来说,这样诚恳的语气,自然有用;但对鬼来说,是不是会起作用,实在绝不可测。在沈慕橙说完了之后,大家都屏气静息以待,过了好一会,以为没有希望了,这才听得一声长叹,接著,就是那声音说话。

那声音听来不胜感慨:“唉!那宝盒……真是神妙不可测,至于极点。我也早知宝盒之神妙,所以这才蹉跎了那么多年,不敢轻易尝试!”

这一段话,听来有点令人难明,路星辰正想问,沈慕橙陡地吸了一口气:“你明知通过这宝盒可以走向活路,但是由于无法彻底理解这宝盒的奇妙之处,所以你不敢尝试,是不是?”

又过了一会,那声音才回答道:“是?!?/p>

对于这个和他们作沟通的灵魂,身份也大致可以确定了,他就是受那几个灵魂责问的那一个。

在被一众灵魂责问时,他一直没反应。

这个灵魂可能是宝盒的主人,他知道那宝盒能够通向活路,或起到活路的作用,可是他却也不知道进一步的详情。

他附在那块板上,和旧货店其它附在古物上的灵魂,日长月久,互相沟通时,说出了宝盒、活路这些事来。那几个灵魂,是屈死冤死的也好,是自然死亡的也好,总之都是“在死路上走到了尽头”的。生命形式,通过了死亡,变成了灵魂形式的存在。想来这种形式的存在,不是很惬意,所以向往活路,但这个灵魂却有顾忌,不敢尝试,这才引起了不断的争吵。

正由于他们不断地争吵,有进发出的信息相当强烈,偶然地被宋文琳接收到,所以才生出了宋文琳到旧货店去买盒子一事,再衍生出宋文琳和司空翼的失踪事件。

也就是说,那盒子始终是大关键,一切事,都由它而衍生出来的。

沈慕橙试探地问道:“你也未免太不敢尝试了?!?/p>

那声音听来苦涩:“不可测的事,怎敢轻试。万一连魂魄也不保,那又当如何?”

看来他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很是了解。

沈慕橙想到的和路星辰一样,疾声问:“你自己不敢试也罢了,你的同伴之中,尽多心急想试的,何不让他们去试一试?”

那声音“哼”了一声:“他们知道什么,一听活路,就大喜若狂,又怎知活路是何所指?!?/p>

他们三人齐声问:“何所指?”

这“活路”一词,自然是关键中的关键,他们都急于想知道答案。

那声音却不再传出,他们三人互望,确定了他们都未曾感到那灵魂再有信息发生。

路星辰吸了一口气,心想这鬼很是奸诈,看来不要向他口出恶言,才能从他那里得到进一步的资料。

路星辰刚想开口,沈慕橙轻轻踫了一下,示意由她来应付,路星辰才把想说的话收了回来。

只听得沈慕橙道:“你不肯说,这也难怪你,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p>

那声音陡然道:“你说什么?”

这时,不但那声音这样问,连路星辰也想问沈慕橙,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沈慕橙笑道:“我说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你没听过这句话么?你得了聚宝盆,发了大财,却不知收敛,到处张扬炫耀,终于招致了杀身之祸?!?/p>

在沈慕橙说到这里时,那声音发出了一下凄楚的呻吟声。

听了沈慕橙的话,路星辰拍了自己一下脑袋,这个灵魂,自然是沈万三的灵魂!

正是当年的沈万三,聚宝盆的主人,也是那宝盆的主人,那块板上的金漆记述,就是他留下来的。他在被明太祖害死了之后,灵魂就附在那块板上,一直到现在。

他是宝盆的主人,自然知道宝盆的秘密,但也不是全面了解,所以,他才“不敢轻易尝试”。

事情愈来愈明白了,路星辰大声道:“沈员外,你好?!?/p>

那声音毫无高兴的语气

“一点也不好!”

路星辰“哈哈”一笑:“那能怪谁,你放著有活路,却不敢去走?!?/p>

那声音,沈万三的灵魂,恼怒道:“你知道活路是什么!”

路星辰心情大好:“就是不知道,这才问你?!?/p>

沈万三没好气:“我也不知道?!?/p>

路星辰追问:“你不可能全然不知,只是知得不周全,对不对?你不妨说出来,和我们参详一下?!?/p>

路星辰又道:“我们三个是平常人,你现在的身份,为我们所知。最主要的是,那宝盆如今下落不明,就算你把一切说出来,也不会有任何损失,那情况和当年你被人知道了你有聚宝盆大不相同?!?/p>

这一番话,颇有说服力,所以沈万三有了反应,他长叹一声:“说来话长?!?/p>

路星辰大乐:“不怕,只管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p>

沈万三道:“我是已经死的人,时间对于我没有意义?!?/p>

路星辰道:“说说你的事?!?/p>

他又静了好一会,才叹道:“真不知从何说起!”

沈慕橙道:“先说你是如何得到那宝盒和聚宝盆的?!?/p>

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发出了一阵欷虚之声。路星辰怕他不知如何开头,所以提醒他:“关于你的事,传说多,正式记载少,你是一代传奇人物,就这样湮没在无稽的传说之中,多可惜。要是你和我们详细说了,我们可以帮你立传,使你这个传奇人物,青史留名?!?/p>

路星辰这一番话倒是大大打动了他的心,他的声音显得兴奋:“现在,人家是怎么说我的?”

路星辰道:“说你救了一群青蛙,那群青蛙报恩,给了你聚宝盆?!?/p>

有关沈万三如何得聚宝盆的传说很多,但属于正式记载的却不多,只有《挑灯集异》中,有比较具体的记载,记载如此说:

“明初沈万三微时,见渔翁持青蛙百余,将事锉剞,以镪买之,纵于池中。嗣后喧鸣达旦,聒耳不能寐,晨往驱之,见蛙俱环踞一瓦盆。异之,持归以为浣手器。万三妻偶遗一银记于盆中,银记盈满,不可数计。以钱银试之亦如是,由是财雄天下?!?/p>

路星辰对这一段记载的印象,很是深刻,大致还可以记得,所以当时就背了出来。

背完之后,路星辰问道:“如何?事实确是如此?”

沈万三的回答是:“约有三成可靠?!?/p>

路星辰大喜:“传说有三成是事实,已经很不错了,真实的情形如何?”

沈万三支吾了一阵:“其实,整件事虽是我的经历,但是我仍然模模糊糊,如在梦中一般,莫非当真是人生若梦,梦如人生?”

他又感慨起来,路星辰想问他,是不是由于如此,所以他一直不明白活路何所指,也不敢去尝试。

不过沈慕橙先说了:“你就照实说好了?!?/p>

沈万三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也不怨什么人。那日清早,我出门营生,沿河而行,那河有三道桥,先过哪一道桥,绝无所谓。往日,多过第二道或第三道,那日,却偏过了第一道桥,这才遇上的?!?/p>

他那样开始叙述,连路星辰也感慨起来,因为人生无常,一个看来是微不足道的决定,往往可以影响人的一生,这一切,却又像早已在冥冥之中,安排定了的。

路星辰沉著地问:“过了第一道桥,你遇到了什么呢?”

沈万三道:“在第一道桥的对面,有人在卖蛙。若是我不过第一道桥,就遇不上,那就万事俱休了?!?/p>

路星辰不理会他的感叹,追问道:“真是有渔翁在卖青蛙?”

一个渔翁在桥头卖青蛙,这是日常生活中极寻常的事,沈万三也难以想像事情是怎样发展下去的,更不明白何以当时沈万三会心血来潮,救了这批青蛙。他那时并未发财,心地再好,也难在市场之中,把所有待宰的小生物全买下来放生。

所以,其间必有曲折,那是可以肯定的。

果然,沈万三一问之下,他的回答大是迟疑,先道:“这卖蛙的……并非渔翁,卖的…

…也难说……是青蛙!”

沈万三一时之间,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又道:“那卖蛙的,只是一个浮浪子弟,常日三瓦两舍,不务正业,谅他也没有这份耐性去捉蛙,况且?!?/p>

沈万三叹了一声:“正如你所说,生命短促,所以,请你还是摘要来说?!?/p>

沈慕橙瞪了一眼:“由得沈员外怎么说,他说得详细,必有道理!”

沈万三心中不服,想说“谁卖蛙不是一样”,但沈慕橙既然如此说了,也就忍住了不出声。

沈魂连声道:“是!是!就是怪在那浮浪子弟在卖蛙,所以我看多了两眼,才看出了怪处来。那一篓子蛙,约有好几十只,看来像是蛙,可是却又……直到现在我仍然很难说那……是不是蛙,或许那……是蛙仙,所以和寻常的蛙有所不同?!?/p>

他解说了半晌,沈万三总算有些明白了,他见到的那一篓青蛙,和寻常的青蛙,颇不相同,可是却又说不上那是什么来。

由此可知,那是一篓几十

只“类似青蛙物体”。

沈慕橙很是用心:“那蛙有多大?”

沈魂道:“较常蛙为大,约有四个常蛙大小,当时围观者甚多,就有人七嘴八舌,说这蛙好大,不知吃不吃得?!?/p>

沈慕橙又问:“那装蛙的篓子,是寻常的竹篓?”

沈魂道:“不是,其色黝黑,像是铁丝篓,但是又不重。一篓子连蛙,我提在手上,也觉甚轻,那篓子的孔又细又密……我总思疑那是蛙仙?!?/p>

沈万三闷哼一声:“或许是蛙精?!?/p>

沈慕橙更正:“是外形和青蛙相当接近的一种生物?!?/p>

那篓“青蛙”后来给了沈万三很大的好处,所以他才怀疑那是“蛙仙”,实际上,是沈慕橙的说法最可接受:类似青蛙的生物。

路星辰忙道:“请说下去?!?/p>

沈万三道:“那浮浪子弟听得人议论是不是能吃,坏他买卖,撩拳掐臂,就要和人敌对。我那时望著那篓青蛙,只见透过篓孔,内里的蛙,目光灼灼,个个都望定了我,而且……而且耳际似闻得求救之声,隐约听到的是……啯啯,救我们,啯啯,救我们。那分明是群蛙在向我呼救?!?/p>

听到这里,路星辰、沈慕橙和崔婷三人,不禁都“啊”地一声,也已经明白沈慕橙的全部设想了。

那群外形和地球上青蛙相似的生物,在发出求救信息,沈万三接收到了这信息。

沈万三续道:“当时我心中奇绝,就问那浮浪子弟这蛙是从何处来的。那浮浪子弟先不肯说,是我说了,他若实说,我便买了他的,他这才说是在一个池塘边上拾到的,连篓子一起拾来的?!?/p>

沈慕橙又问:“拾到时就是整篓子?”

沈万三回答:“这可没问,那浮浪子弟行为不端,我已深悔多言,如何还敢追问。倾囊所有,就买了这篓子蛙,到了池塘之边?!?/p>

路星辰打断了他的话头:“在一路之上,你就没有再听到青蛙向你说什么?”

沈万三道:“你这人……真特别……怎知蛙仙向我说话来著?”

路星辰道:“他们既然向你求救,你救了他们,他们自然要感恩?!?/p>

沈魂叹了一声:“我也不知是不是他们在向我说话……有一半是我自己想的。我提著篓子,来到池塘边上,心想打开篓子放生,可是却打不开,这时,才听到有人在说:

‘不必打开,整篓浸入水中即可?!掖笫瞧婀?,四顾无人,篓中群蛙则目光灼灼,我自问:‘莫非篓中之蛙,乃是蛙仙?若是蛙仙,我救了他们,蛙仙必有酬谢?!?/p>

他说到这里,又叹了一声,叹息声中,颇有自责之意。

路星辰想,在这样的情形下,沈万三有这样的想法,倒也不足为怪,可说是人之常情。

沈万三续道:“我正这样想,就又听到有人问:‘你要何等酬谢?’我只当是自己心神恍惚,所以顺口答道:‘世间之乐,无过于作富家翁,愿富甲天下,则神仙不啻矣!

’唉,当时我确是作如此想,蛙仙也曾以言语点醒我,可是我却执迷不悟!”

他说著,又感叹起来。

他们三人屏气静息地听他说著,这是沈万三能成为天下首富的经过,神秘莫测,奇诡莫名,能够听当事人亲口道来,也算是奇遇之至。

他叹了几声,路星辰几次想问,都被沈慕橙阻止。过了一会,他才道:“我自己思忖了之后,就又有人道:‘天下首富,有何难哉,只不过到了那进步,未必是福,你可要想清楚?!倚闹泄笮Γ骸夂涡柘?,能成天下首富,何乐不可为,什么叫未必是福,只怕不能?!蚁胫?,便把篓子浸入水中,只见篓子才入水,便裂成两半,篓中……青蛙纷纷跳出……”

他说到此处,语气犹豫之至,沈慕橙问道:“这时,你该看清楚了,那确是青蛙?”

沈万三的语气更是迟疑:“应该是……若不是,又是什么?”

路星辰和沈慕橙互望了一眼,心中雪亮,都知道那一篓子内,确然全是外形和青蛙极类似的生物。

沈万三又道:“这时,我又听得有声音道:‘明日清晨,你再来此处,当能如你所愿?!涫?,群蛙均已没入水中。我恍恍惚惚,如在梦中,回去跟妻子说了,她说:‘明早姑且去看看,又有何妨?!缘诙炱鹆艘桓鲈?,又到了池塘边上?!?/p>

在这时候,路星辰已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这概念,自然是根据沈万三灵魂的叙述而形成的。

沈万三接到了形如青蛙生物的求救讯号,便救了那些“青蛙”,那些“青蛙”就完成了沈万三“富甲天下”的愿望,用的方法是给了沈万三一只聚宝盆。

那聚宝盆,实际上是一个来自地外的设备,不是地球上的物体,那青蛙形的生物,也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地球上的青蛙,在形体结构上,是一个典型,生物学的解剖上,常用它来做例子。

若说某一个星体上的生物,形状看起来很类似地球上的青蛙,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事。

整个事实是,一群奇怪生物,不知为何在地球落了难,危急之际,沈万三救了他们。

(本章完)

传奇冒险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如何11选5任3稳赚方法99 夹江县| 鲁甸县| 盘山县| 固镇县| 牡丹江市| 潜江市| 谢通门县| 隆回县| 永胜县| 洛浦县| 马边| 西乌珠穆沁旗| 青州市| 朝阳区| 台江县| 颍上县| 莲花县| 柏乡县| 潞城市| 云龙县| 湄潭县| 新平| 南昌县| 宜丰县| 罗定市| 吴桥县| 麻江县| 呼和浩特市| 镇原县| 维西| 利川市| 桦南县| 大同县| 平陆县| 石棉县| 义乌市| 四川省| 天台县| 屯门区| 余姚市| 临江市| 九龙城区| 门头沟区| 沽源县| 伊春市| 新蔡县| 东光县| 米泉市| 会东县| 安溪县| 墨竹工卡县| 班戈县| 蓬安县| 宁都县| 巴青县| 逊克县| 盈江县| 宿迁市| 大厂| 盐边县| 南投市| 沾化县| 中牟县| 洞口县| 分宜县| 阿瓦提县| 祁东县| 英吉沙县| 安徽省| 含山县| 西吉县| 克东县| 礼泉县| 剑阁县| 昭通市| 获嘉县| 嵩明县| 耿马| 安图县| 庄河市| 华亭县| 朝阳县| 泗水县| 黔南| 鹤山市| 沁水县| 肇州县| 襄城县| 胶南市| 庆元县| 陈巴尔虎旗| 和政县| 洮南市| 垣曲县| 长丰县| 巴林左旗| 偏关县| 元氏县| 巨鹿县| 武安市| 宁波市| 武义县| 承德市| 随州市| 浪卡子县| 玉门市| 宜川县| 沅江市| 阳春市| 五峰| 包头市| 天台县| 黎平县| 沙坪坝区| 鄂温| 保靖县| 乡宁县| 化州市| 竹溪县| 方山县| 恩施市| 新邵县| 九龙坡区| 哈尔滨市| 巴马| 土默特左旗| 南召县| 琼中| 临邑县| 曲麻莱县| 伊金霍洛旗| 胶州市| 绍兴县| 依兰县| 江都市| 兴文县| 报价|